論語(32)   公冶長篇                      30/10/2010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雍-孔夫子弟子,姓冉名雍,字仲弓

佞-口才 禦人-抵擋人 口給-以口才去辯護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孔子讚嘆仲弓之為人 

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仲弓的父亲,出身于贫贱家庭。在注重阶级的社会里面,孔子并不考虑出身,只问仲弓是不是人才,他一再鼓励冉雍。

犁牛:是一种杂毛牛的名称。但在古代这种杂色的牛,除了耕种,没有什么其他的用途。尤其在祭祖宗、祭天地等庄严隆重的典礼中,一定要选用色泽光亮纯净的牛为牺牲

杂毛牛生了一条赤黄发亮,头角峥嵘的俊美小牛。虽然杂毛牛的品种不好,但是只要这头小牛本身条件好。即使在祭祀大典中,不想用它,山川神灵也不会舍弃它的

孔子是说天地之神,也一定启示人们,不会把有才德的人投闲置散的。这也是告诉仲弓,你心里不要有自卑感,不要介意自己的家庭出身如何,只要自己真有才德,别人想不用你,天地鬼神都不会答应的。

子曰:雍也 可使南面 (孔子讚嘆仲弓有國君之容度 可坐在君位上)

孔子不易許仁於人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 子曰 不知也 又問 子曰 由也 千乘之國 可使治其賦也 不知其仁也 求也何如 子曰 求也 千室之邑 百乘之家 可使為之宰也 不知其仁也 赤也何如 子曰 赤也 束帶立於朝 可使與賓客言也 不知其仁也

何謂仁?

濟顛禪師語
  仁者,親也,親切之謂也。亦即人與人相處,要有親切和順之心意。有了親切和順之心意,發於外則有愛人,敬人之行為。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親親,尊尊,長長,一定是相對的。君之於臣,臣之於君,父之於子,子之於父,夫之於婦,婦之於夫,兄之於弟,弟之於兄,朋友之於我,我之於朋友,推而廣之,之於眾生,無不以親切和順相待。人皆有親切和氣之心,自然生出同情心。故曰:「惻隱之心,仁之端也.」此惻隱之心,即仁之發端。仁者,天性之心德,居五常之首,生生不息,無處不存,無微不至,流賦宇宙萬物,上賦於天則清,下賦於地則靈,中賦於人則傑。天有惻隱之心,萬物生焉,地有惻隱之心,萬物育焉,人有惻隱之心,萬物成焉。孟子曰:「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

  子曰:「克己復禮為仁。」克己為行仁之發端,為個人之修養,是為「內聖」之功夫。欲修「內聖」務得絕「三心」,去「四相」,掃「七情」,除「六欲」。何謂「三心」?曰:過去之心不可存,現在之心不可有,未來之心不可想。「三心」不絕,何以能關心猿,鎖意馬乎?心猿動,意馬放,則心不專,心不專而「四相」生。何謂「四相」?曰我相,曰人相,曰眾生相,曰壽者相。有了「四相」,則產生二心,有了二心,則有你我之分,有你我之分,則生出妒恨爭鬥之心,誹謗虛偽之言,藐視狂妄之形,自私自利,不仁不義,不尊師,不重道。

  故曰:修身而后方能教人,自尊而后尊人,愛己而后愛人。此為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之道理也。「六欲」不除,六根不能清淨,「七情」自生。「七情」起伏亂心田,心田亂,則地獄近矣。

  仁者,常存成人成己之美德。君子學道,志在成人成己,愛人則愛己,人憂吾亦憂,人喜吾亦喜,爾吾一體,同存仁心,謂之仁人博愛慈悲之德也。天賦之性,純然無欲,在人曰良心。是故人之初也,性本至善,純天理自然之道。心朗活潑。或隨物應物,隨聲相和,隨色映色,去則消,來則應,無掛無慮,無阻無礙,湛然無欲,及其長也,其心隨欲而感,動之為情,觸之為欲,此皆習性而道遠矣。故修者欲明己性之本然,則必先求此心,察此心之未發,無思無欲,而見仁人之心,而成仁人者乎。論語顏淵篇,樊遲問仁,子曰:「愛人。」此之謂也。

踐仁之方法,由內而外,層層實行,修己而達於待人接物,方見奇功。仁在修己為守禮,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非禮勿動。勿視則邪見不生,勿聽則淫心不起,勿動則妄行不作。邪,淫,妄之心不生,氣則清,氣清則神明,神明則心正,心正則身修矣。仁對人為愛人,愛人須有其順序先後,己立而后立人,己達而后達人,推己而后及人。由內而外,由親而疏,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以達親親,仁民愛物,萬物一體之心境也。仁在接物為居敬,人之心惟敬,敬則正,而天心常存,本性常明,是為正心,誠意,格物,致知之事。心思無邪,常存專誠之心,以待人接物而窮其理,則萬事成矣!

何謂佞?

非真實語 討人歡心 迷惑他人 亂真理

佞之害處

孔子曰:『過我門而不入我室,我不憾焉者,其惟鄉原乎!鄉原,德之賊也。』」萬章曰:「何如斯可謂之鄉原也?」孟子曰:閹然媚於世也者,是鄉原也。」萬章曰:「一鄉皆稱原人焉,無所往而不為原人,孔子以為德之賊,何哉?」孟子曰:「非之無舉也,刺之無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汙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潔;眾皆悅之,自以為是,而不可與入堯舜之道,故曰德之賊也。孔子曰:『惡似而非者:惡莠,恐其亂苗也;惡佞,恐其亂義也;惡利口,恐其亂信也;惡鄭聲,恐其亂樂也;惡紫,恐其亂朱也;惡鄉原,恐其亂德也。』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漆雕開,孔子弟子 姓漆雕 名開 字子若,春秋時代魯國人。約生於西元前五一零年(離開現在2520年),卒年不詳。據韓非顯學篇,漆雕開是孔子歿後之儒門八派的其中一派宗師。是一位謙德自持的人。陶淵明聖賢群輔錄曰:「漆雕氏傳禮為道,為恭儉莊敬之儒。」

聖人使之仕 必其德與才 皆能合格 孔子才使以仕矣

孔子為何高興? 孔子喜漆氏為人謙虛慕實 不慕富貴 孔子取人以德非以才為重

漆雕開自言對自己作官仍未有信心 乃謙虛自持的表現  所以漆氏乃踏踏實實的人 讀書學道不慕富貴

做人處世 以謙德為要 驕兵必敗 

活佛恩師:

有恃無恐驕逸輩 愩高我慢必敗亡 周公所以傳美譽 全慼謙虛重禮讓     心低謙卑人則敬 退後便是向前揚 瀰天大罪悔可赦 蓋世才華驕必傷     末則最危高易覆 戒慎終點休狂妄 且看流水之美德 水向下流克難障     盈科注滿而後進 其性甚柔又最剛 修習仁愛尚努力 謙虛美德最優良     弩弓易折折則廢 利刃雖疾郤易傷 彼此收歛鋒銳處 本性方能放光芒

勇如弱退我一步 有若無讓人三分

謙者,遜讓之謂也。遜讓就是有功不自稱,是謂有德,不稱名之功德,大矣哉。道德經云:「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美者貴乎藏,夫天地之化工,造物之造化,變化無窮,循環無端,有生有死,有長有滅,萬物之美,如曇花一現,苟能不知美之為美,惟獨自然,是為自然之美;善者貴乎隱,人之性本善,不知善之為善,惟獨無為,是為自然之善。天下之事功者,皆純於自然之道,各安其命,各得其所,雖有其功而謙遜不誇其功,謙遜讓賢,為世勞而無怨,謙之功也。論語公冶長篇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此則行已謙恭,為修心養性之道也。

  謙者,謙己進修,不恥下問之謂也。宇宙之大,無奇不有;天地之廣,無所不包。萬物之道,包羅萬象,上自天文,下至地理,各有其道,各有其理,大者無所言其大,小者無所言其微,觀其靜,察其動,以達致知窮理之域也。欲窮萬物之理,必先格物致知,格物致知,為學之事也。為學求進,貴在謙己,日新又新,精益求精。夫君子之學,在謙己而后勉人勵學,勿自稱其才,自誇其能,學無止境,學而后知不足,故君子不恥下問,可以為學之道矣。論語述而篇,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也。」

  謙者,存養之謂也。謙遜為存心養性之本,謙遜其心,而存養其性,道則可致中和而得眾,謙恭待人,謙和接物,民胞物與,上下和睦,無爭無鬥,無怨無恨,無嫉無妒,和和氣氣,快快樂樂,其功在謙遜之德也。

  謙者,敬也。史記樂書:「君子以謙讓為禮。」心有謙遜之德,外必有合乎中道之禮儀,故曰:謙,美德也。過謙者,懷詐也,謙不中禮,謙不中節,所損甚多,唯合禮節而得中道,則善矣。謙之功大矣!心不妄念,身不妄動,口不妄言,謙謙柔順,卑以自牧,專誠一致,以道為行,以德為立,以善為志,故曰:當仁不讓。謙之於處世,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內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事父母兄長,以至於妻子,弟妹,無不以謙敬繫之,故謙者,此君子之所以宜家者也。

謙之述例:管幼安謙恭感人。
  管寧是三國魏朱虛人,字幼安,從小很喜歡讀書,並且讀起書來很專心,從不為外面的環境所影響,所以成為一位很有學問的人。他在年少的時候與華歆同席而讀,有一次,有高官顯要從門過去,華歆放下了書去觀看,管幼安立刻就跟他分了席位而坐,可說是一位非常用功的人。管幼安是位好施的人,他無論住在什麼地方,凡是親戚、朋友、鄰居、故里,如果有貧弱無依的人,他一定把自己所有的東西,分給大家去使用。雖他很清苦,也不顧著自己專用,而看別人沒東西用。有的時候,窮的連明天的糧食都沒有了,他仍舊很大方地,杷自己僅剩的分給別人,這樣做,他才感到心安。他平時的態度,非常謙恭,說話的語氣很溫和,所以大家都很喜歡跟他在一起聊天,他同人家的兒子在一起談天的時間,一定告訴他孝親的道理;要是跟有長兄的人談話,一定告訴他為悌的道理,因為他很誠懇,所以大家都很樂意接受他的意見。所以凡是他所到的地方,一切不良的社會風氣,都會立刻改變,成為一敦厚的地方了。

有一次,他恰好住在一口公井的傍邊,汲水的人很多,無論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終日不絕。因人大多所以常常因為爭先恐後,而吵了起來。管幼安看見了這種情形,心理很是不安,他就靜靜地,立刻買了許多裝水的器具,放在井旁,自己前往把這些器具裝滿了水,以便來汲水的人取用。他有如此謙敬助人的精神,卻不讓大家知道。後來大家都感到很奇怪,到底誰這麼好心地,在查問之下,才知道是管幼安做的,於是大家很感動,以後凡是來汲水的人都互相謙讓了,不再有爭吵的現象。

他的鄰居,養有耕牛。有好幾次,這牛無人去看管,跑到管幼安的田裡踐踏,把農作物都踏壞了,甚至於有的被吃掉了,管幼安不但沒向牛的主人說些什麼,反而把牛牽到蔭涼的地方,不讓強烈的太陽曬壞了牛;再用食料飲水,供應這頭牛,比他的主人待得更好。牛的主人聽到了這件事,感到很慚愧。所以凡是他住的地方,民風本來很頑野,都好爭訟,逐漸被他感化,都講起了禮讓來了。

藥師琉璃光王佛:雍之仁 開之信 俱不急見知於人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 

桴-木筏也 由-孔子弟子 魯國人,姓仲名由 字子路 或稱季路,

仲由(前542480年),字子路,亦為《二十四孝》中為親負米的主角。

周朝仲由,字子路 自小家境貧困,時常採食藜藿等野菜充飢,子路為奉養父母,每每往百里以外之地,背負食米回家孝養父母。父母逝世後,子路南遊至楚國,楚王敬慕子路學問人品,對他封官厚爵,並贈以百乘之車馬,積存之米糧以萬鐘計,平時生活,以多層毛毯為坐褥,用膳時排列食鼎食用,極盡榮華富貴,但子路仍不開心,時常思念父母之苦勞,感歎說: 寧願再如以往,食用藜藿等野菜,往百里以外之地負米奉養雙親,惜已無法如願。

仲由性格直爽、勇敢、信守承諾、忠於職守,《論語》中提到他是孔子門下四類才能之士中傑出的“政事”人才。孔門十哲(德行-顏淵 閔子騫 冉伯牛 仲弓 言語-宰我 子貢 政事-冉有 季路(子路) 文學-子游 子夏)

西元前498年隨孔子周遊列國。仲由後來任衞國蒲邑(今長垣縣)之宰,也是當地大夫孔悝的家臣。事父母極孝、性格爽朗、樂意接受別人的指正立即改過,也常常直言進諫孔子。


子路是孔子最心愛的弟子,他雖然為人魯莽,但講義氣,孔子最欣賞他耿直勇敢、信守承諾、忠於職守的性格。《論語》曾有記載指孔子曾預言子路個性氣質過於剛強,難以善終:“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子樂:若由也,不得其死然。《論語•先進》篇,意為“閔子在旁侍奉時,和顏悅色的樣子;子路侍奉時,好強的樣子;冉有、子貢侍奉時,溫和快樂的樣子。孔子說:像子路這樣,恐怕不得好死。’”)子路曾隨孔子周遊列國,後死於蒯聵之亂,被剁為肉醬,子路死後,孔子非常傷心,從此不吃肉醬。

 

藥師琉璃光王佛:夫子未行其道於天下 洙泗間裁成多少賢才

《山海經》曰:泗水出魯東北。夫子教于洙、泗之間,今于城北二水之中,即夫子領徒之所也。 《從征記》曰:洙、泗二水交于魯城東北十七里,闕里背洙面泗,南北百二十步,東西六十步,四門各有石閫,北門去洙水百步餘

boktakhongkong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