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第八講-為政篇

 

子曰:為政以德 譬如北辰 居其所 而眾星共(拱)之

政-正文也 所以正人之不正也

德-由天性自然流露之言行為德

北辰-即北極星 天之樞也

居其所-居於其所居之位

眾星共之-共與拱同,向也.眾星在四方八面向著北辰旋轉

 

為國君者 治理國家人民 應以德行來感化帶領人民 好比如北極辰星一樣 高居在自己的星座上 其他一切大小的眾星 都從四方八面圍繞著 拱衛著 國君以德化民治國 則能無為而天下歸之 程子曰 為政以德 然後無為 范氏曰 為政以德 無為而成 所守者至簡 而能御煩 所處者至靜 而能制動 所務者至寡 而能服眾 

 

北辰 《玄門寶海經》曰:北辰星者,眾神之本也。凡星各有主掌,皆系於北辰。北辰者,北極不動之星也。其神正坐玄丹宮,名太一君也。極之為言者界也,是五方界俱集於中央,是最尊居中也。中極,一名為天中上極星也,是居天之中。東方少陽,名為東極星;西方少陰,名為西極星;南方太陽,名為南極星;中央名為中和上極上星,故最高最尊,為眾星之主也。北極星,天之太常,其神主升進。上總九天,中統五嶽,下領學者。

五嶽-東嶽泰山 西嶽華山 南嶽衡山 北嶽恆山 中嶽嵩山 

 

為政以德之帝王 有堯舜禹湯文武周公 都是以德來治國化民 所以孔子言必道堯舜 孔子見堯於羮 見舜於牆 見周公於夢

堯帝之德-堯帝垂拱而治 勤政愛民 無為而治 定下五倫法則 並接受人民勸諫 在會議所門前 設一面大鼓 老百姓有意見 可以擊鼓上言 後人稱為敢諫之鼓 堯又立下了一根木頭 宣告天下 凡有人發現堯做了錯事 都可以到這木頭旁邊 數說堯的罪狀 後世人稱這根木頭為誹謗之木 堯帝雖身為帝王 住的還是茅棚屋 棟樑之木頭 原木砍下來便搭上去 吃的飯都是粗米 飲的湯是野菜做的 盛飯的碗碟 是用泥土做的 冬天則穿獸皮 夏天則穿麻布 與老百姓同甘共苦 一點享受也沒有 堯帝曾說 天下有一個人受飢寒 或者犯了罪 都是我的錯 堯帝一生中 最偉大的德行 就是天下為公 遍訪天下賢德之人 最後把帝位禪讓舜帝 史記:其仁如天 其知如神 就之如日 望之如雲 富而不驕 貴而不舒

 

舜帝之德-舜乃廿四孝中排行第一之大孝子 弟子規中云 親愛我 孝何難 親憎我 孝方賢 舜之家人 父頑母嚣象傲 舜都能克盡孝悌 舜所到之處 皆能以德化民謙恭忍讓 很多人聞舜之德而至 自願跟隨舜 受舜的帶領 所以舜住的地方 一年成巿 三年成都 舜的孝德 感動上天派大象為他犂田 派雀鳥為他除草 後來堯帝將九個兒子 跟舜學習 將兩個女兒 許配給舜 舜不因此而驕傲 並帶領妻子 和睦相處 孝順翁姑 愛護弟弟 父母弟弟曾三次聯謀殺舜 欲置舜於死地 舜皆能吉人天相 並且沒有懷恨在心 依然孝親愛弟 堯帝對舜極為滿意 授舜大權 掌理國家政事 堯在世時 洪水橫流 氾濫天下 民無定所 雖屢派人治水 但都是久而無功 舜當政後 起用大禹繼續父親治水之責 禹和洪水苦鬥了十三年後 終於治水成功 舜亦任用許多有才德之士 貶誅若干不才和瀆職之人 後來 舜正式即位後 選賢任能 四夷咸服 更設置旌陳鼓 虛心納諫 是以天下無不信服 四海安寧 以上是舜能以德化民

 

大禹王之德-大禹王乃三官大帝之水官 在世時受命於舜 平治水患 禹治平洪水的功勞和辛勤 真是磬竹難書 大禹治水十三年 跑遍高山大川 曾三過家門而不入 大禹在成親之後第四天 便奉命離家治水 第一次經過家門 他妻子正在生子 大禹都不敢為私情誤了公事 硬著心腸過門不入 以後兩次經過家門 亦沒有因私廢公 大禹為治水大事 發動很多人參加 這些人稱為徒駭 即人數之多 使人心駭 大禹為人以身作則 除了三過其門不入外 他左手拿著繩 右手拿著尺 真是廢寢忘餐 櫛風沐雨 疲勞使他腿上少了肉 脛上沒有了毛 彎腰駝背 連走路都提不起腳步 大禹用疏導的方法治水 將水引導入大海 氾濫在四野的洪水之災 才得到平息 水患平治之後 人民才能安居樂業 農業發展迅速 舜帝歸空後 大禹承繼帝位 平服了三苗 統一天下 修明曆法 制定劃一之度量衡 博採民情 接納民意 後來 大禹臨死前 特別吩咐要薄葬 所以大禹王的棺材板 只有三寸厚 禹亦是以德化民

 

商湯王之德-夏桀無道 視人民如草芥 成湯當時是一個諸侯 勵精圖治 並得到伊尹的輔助 天下很多諸侯都歸心於成湯

成湯之德行 不單愛護人民 甚至澤及禽獸 有一次成湯去野外 看見狩獵的人 四面張開了網 還在禱告 願天下四方的禽獸 都進入他的網裡 成湯聽了 認為這樣是一網打盡生靈 後來要打獵的人 撤去三面的網 只剩下一面 並且把禱告的說話 改為 要向左的到左邊去 要向右的到右邊去 不要命的 才進入我的網裡來 

成湯革命 弔民伐罪 成湯本無意滅夏桀 他曾經派伊尹 五次到夏桀那裡 勸夏桀改過自新 以人民福利為重 夏桀非但不聽 反而趁成湯來朝之時 把他扣留起來 後來成湯才決定討伐夏桀 挽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 

成湯滅桀之後 做了天子 真是小心謹慎 如臨深淵 如履薄冰 在自己之浴盤上銘刻著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的字句 勉勵自己不斷要日新其德 成湯無時無刻 都為改善國民生計費心 

有一年 天旱成災 湯王以自己身體作犧牲 向上天禱告曰 任何人得罪了上天 請讓我一個人去承當 如果我一個人有罪 請上天不要降罪到無辜的百姓身上 所以成湯是以德治國

 

所以 國君能以德治民 不摻雜私欲 不以霸力 人民則自動向善 國君可以無為垂拱而治 以上所講的都是有德之為政者 民心歸向的實証 

 

修道修德 德者 天性所流露之心德 不假做作 不假思維 自然而然 德者 非表面之行為 乃從心所出 大學云:自天子以至於庶人 壹是皆以修身為本

 

不單為政者要有德 每一個人都需要有德 否則...各位前人之德 各位仙佛聖賢之德

 

子曰:詩三百 一言以蔽之 曰:思無邪

孔子曰:詩經約數有三百篇 但用一句說話可以摡括全本詩經之意義 就是思想不要有邪歪邪僻 詩經的宗旨 是使人性情歸於純正

中國的詩經共有三百一十篇 無非教導世人 起心動念 都要正 不要有邪思 師尊慈悲:我們修道修心 心能思想 若能修至思想純正 則無邪僻之行為 所謂心正身正事事正 心邪身邪事事邪 修行之目的 便是要淨化自己之心靈 使無雜念侵襲 辦道之目的 是要淨化眾生之心 使其去妄存真 改邪歸正 念念清純 所以回頭是岸 是要心靈回頭 便能達登彼岸

 

邪歪之思想

使人做出殺人放火 偷盜邪淫 騙財騙色 貪污舞弊 大斗小秤 製賣假葯 陰險存心 唯利是圖 不顧仁義 暗室虧心 爭權霸勢等的事 所以修道要修心 修心就是修去不正之邪心

有一來賓來到佛堂 經成全後不肯求道說 做人最總之心地好 不要做壞事便可 不要用求道來縛住自己 成全者說 一般人心地好實在已很好 不做偷扼拐騙之事 但修天道的目的 是更深入一層

便是要修心 一般人不做壞事 但可能因一句說話便會嬲人十年 但聖賢仙佛是不會的 一般人不做壞事 但內心會有很多妄心 如分別心 計較心 比較心 自私心 陰毒心等 好比如中國國慶六十周年 愛國家的人 便希望中國強大 國慶這一天 北京天朗氣清 諸事順利 無災無難 但若與中國敵對之人 內心則會暗暗祈盼 希望北京烏雲滿佈 下大雨便好了 到國慶當日 風和日麗 天朗氣清 愛國的人 內心很高興 感謝上天慈悲 不喜歡中國的人 或不想中國強大的人 便會滿心不舒服 以上的心態 都不是正的思想 都算是邪思 

 

在修道場中 千奇百怪的事 層出不窮 所以 越修越使人膽戰心驚 若對道信心不足 恒心不固之人 必被考退 都是因為修道之人思想邪歪之故  

 

有人大膽妄想 欲操控道場 竟然假冒師尊 自招魔障 為道場帶來大考驗

為了爭道場的權勢 出盡奇謀 陰險詭詐 打擊同修 排除異己 說話違背良心 無中生有 製造是非 擾亂道場  內心時常將辦道之成績作比較 甚至借道騙財 將佛家錢財私用 攬權霸勢 攪小圈子 運用權勢 欺壓同修等等

 

師尊:如今道場亂如麻 皆因人心不正 自己知自己之心思意念

 

師尊慈悲:如今修道失至誠 故懼考磨誤前程

罔顧眾生之慧命 如舟失舵任飄萍

爾虞我詐鄉愿作 誰曾捨身辦末程

堪嘆堪嘆道心變 蒼生何日出苦城

大同本可指日待 奈何救世人未誠

 

思想純正之重要

純正之思想 來自人之佛性 佛性是純善無惡的 孟子曰:人之初 性本善 人的本性是善良的 內含有八德萬善 知善知惡 若能率性而為 必能做到存好心 說好話 做好事 率性而為 必能行仁義禮智信 故要達到思無邪 必先要找回自己之佛性 人之佛性 居於玄關之中 正位居體 主宰四肢百骸運作 如北極星 居於天之中位 不動不搖 帶領整個天體的運行 不離本位 各盡其責 各司其職 若尚未求道 未得明師一點之人 應速訪天道 以祈早日找回自己之佛性真主人 早日修煉 以達明心見性 率性而為 已求天道 而得明師一指點之有緣佛子 應早日用功 以流露自性之光芒 早日打破萬里之雲障 將一切不正之邪思妄念 掃除淨盡 才能率性而為

 

修道之目標 便是思想純正 

 

子曰:道之以政 齊之以刑 民免而無恥 道之以德 齊之以禮 有恥且格

孔子曰:用政令來引導人民 用刑罰來整飭人民 人民縱然避免犯罪之行為 但內心不是真心不想犯罪 只是因為不想受罰 才不犯罪 內心尚存有犯罪之念 若用道德仁義來引導人民 啟發人民的善性 用禮節來整飭人民 人民便能流露良知善性 不但羞恥一切惡念 更能時常格除心物 不起罪惡之念  

 

治理國家人民 政與刑必要的 政與刑是規範人民 使知有法則而不越軌 政等於國家之規則法律 若犯了規則 則會受刑法之制裁 等於上天亦有天律 若犯了天律 則會墮入地獄受刑

 

但治國若只靠刑政 是不究竟的 因為人民未能發自內心 守好自己的本份 若法律有漏洞 人民便會用聰明的腦袋 來犯法亦可逃避法律之制裁 而內心亦沒有不安 沒有羞恥不安的心 還沾沾自喜 覺得自己聰明 會動腦筋 皆因未能流露自性之良心 

 

故此 除了刑政之外 要以道德仁義化民 以禮齊整人之心 人民便能有羞恥心 

政與刑-末也 德與禮-本也 德與禮之重要

德與禮皆出自天性 啟發人人固有之天性 使人率從自己之天性而行 國家則可以垂拱而治 例:佛堂之道親 煙酒賭 脾氣毛病 孝順 顧家 循規蹈矩

道之以得 齊之以禮之效果 能使人民日遷向善而不自覺 故治民者 不可徒待其末 又當深探其本也 (校園驗毒例)

德者本也 財者末也 外本內末 爭民施奪

 

文王之德

商朝末年 出了一位亡國之天子 就是商紂 紂王無道 殘虐百姓 而文王是一位賢德之國君 生性純孝 每日雞鳴即起 親自到父母的門前去問安 中午一次 晚間一次 一日三朝 問候父母 父母如果有疾 文王便坐立不安 每飯不飽 直至父母康復為止 因此當文王繼承父親王季的職位後 便修明政治 儲備軍事 發展農業 文王很勤勞 親自到農田中 與農人一齊耕種 由於文王採用的是裕民政策 稅收很少 所以農民的負擔很輕 人人都很富裕 所謂民富國強 周國這時已成為除了天朝商紂王以外 諸侯國中最強的一個國家

 

文王時代 各國諸侯 都景慕文王之大德 當有了國際糾紛 就要到周國去找文王評道理 有一次 東方的有虞國和芮國 為了爭奪邊境交界處一塊田地 爭執了很久 不能解決 於是兩國的國君相約 一同去到周國 請求西伯文王幫他們判定一個是非曲直 當他們踏進周國的國土 看見種田的人 互相推讓 田地 走路的人 互相禮讓道路 進入城裡之後 又見到男女分行 長幼有序 老人家都受人尊敬 朝廷裡面的官吏 大家相處一團和氣 個個彬彬有禮 虞國和芮國的國君 見到如此和諧的情景 受到很大的感動 自己覺得十分

慚愧 於是互相商議道 我們所爭的 是周國的人所羞恥的事 我們真是小人 不配來這個君子之國 於是兩位國君未等及見到文王 便靜悄悄回去 而那塊本來被爭奪之田地 大家都不要了 任由這塊田地空置 這件事傳開去後 大家都說 西伯確實是以德服人 而不是以力服人 於是又多了許多諸侯歸順西伯文王 所以子曰:道之以德 齊之以禮 有恥且格

 

師尊慈悲:德潤蒼生 德召人心 德化冤親 德建功勳

boktakhongkong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