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線認準


本道自開普渡以來 得道之人並不少 然而很多因為認理未真 以至走入旁門左道 轉修中下乘法者有之 既得無上大道 未能貫徹始終 誠屬可惜 此皆由於對道信心不足 未知大道之尊貴也 為此以金線認準為題 同大家互研 

 

何謂金線 師母云 天命金線一事目前白陽道場實存在許多混淆之論 若非真有承得心印者往往誤解輕忽此事 小者自敗道基 大者混亂道務 誤人生死 代天宣化之白陽弟子 豈不於此以自慎及告誡於人

 

金線一詞 無影無蹤 乃 皇中應於三期白陽普渡所垂下一條金線 以挽原子出離苦淵也 若非覺心悟理者 不得其真 以道德相承者不得其 金線互有規

矩 有者負責教化 有者助道 有者傳道各立行之 隨度有緣 如五教負責教化鷥門助道 天道則傳道及教化兼備 皆不互助悖逆 故鷥門五教不可點道傳玄也 雖則責任各有不同 然皆以承上啟後為旨以性理真傳為宗 千門萬教如是 白陽慈航更是如是

 

大道運轉至為玄妙 但總以秩序天律為則 在人則重人道綱常 故莫以怪力亂神為引人入信 現在有很多修子整天拿著天機瞎猜惑人 說某某人是祖師 說某某人是菩薩降世 什麼時候會世界末日殊不知天機者非人不傳 豈是那麼容易被人猜著 況且若是害怕怎樣才硬著頭皮修道者 己失修道之真義矣

 

雖然有時仙佛或會借文警世醒人 但身為修道人 當努力用心者 並非在在於天機如何如何 而在於以身作則 立德立言 救世渡眾代天宣化 以期化劫消難豈是拿天機故弄玄機 故修持天道 切莫將信仰建立於天機上 再者所說的天機 一旦到時不應驗 將令人生懷疑 對道失去信心 亦會遭受外來之毀謗

 

現時天運正午未交替 白陽當令 儒門應運 修子應以存心養性 修己安人為心 期能化娑婆為樂土 挽世界為大同 這才是道之精神 與白陽法船之大使命 故而深望大家 不要貪著於術流動靜之中 若是把術流動靜之修持方法 運用在慈悲應緣之真理上 或可一用 或借以健身健心上猶可以 但若執此術流動靜之旁門功夫 作為修道之旨 則離道遠矣

 

恩師云 自古以來 師師相承無令斷絕 有道者通 無心者得 既得道者得明師指點已開竅者 去郤內心之妄想 行自己本性秉受之天德 利益人群 代天宣道 則金線相連 若內慾不淨 外行自私 縱然與明師同在 仍非金線 

 

金者乃西方五行屬白 白乃清清白白 即是明明德 既得了道 明白自性之德 行格物致知之工夫 重作新民 而將聖道推廣行遠 使得人人明其明德之性 自然止於至善 至即是佛地 

 

線者相連也 意謂心不離道也 故道也者 不可須臾離也 金線之相連與否 乃在於道也 道在心 則金線在 道離心 則金線斷也 故修道人當誠之以道 時時抱道奉行 仰不愧於天 俯不怍於地 做正人君子 自然其所修之道乃真 金線相連 金線通天也 

 

白陽天道弟子受領了天命點傳所傳授之三寶真傳 就是得了返回理天之金線 只要能澈悟三寶之真如妙義 憑此三寶之天命真傳 道統真傳 心法真傳 抱道奉行 須臾不離 做正人君子 就是金線不斷 所以 金線斷與不斷 端視修子是否誠心修道 不在於是否跟著某人

 

所謂道者理也 修道即修理 修理須要以真理為行 故而信仰 必須以真理為皈依 不可以人為依皈 因真理乃萬古不變 歷代聖賢仙佛所傳者皆秉此為原則 故真理為修道指針

 

修道人一日未修復本性 仍會時有私心妄見 故縱然是前賢所說 亦須細辨其理 合理則依 不合理莫隨 否則一味只以為聽話辦事 不以智慧分辨真偽 明真假 不細察是非 邪正 何謂大義 何謂小義 只是人云亦云 或專門討好前輩 阿諛奉承妄想將來受其庇蔭 這種失去理性與智慧 全憑人情利害關係來修道 不用說 自非正確之信仰態度 若不痛改前非 只有一齊墜落所謂大道不戀情 莫謂某前輩曾有恩於我 就一味盲目追隨如此 只有令走錯之前輩造罪更深 尤幸道場之前賢 大多是理路正確 只要追隨著大德前賢之步腳 一步一足印 自然不會行差踏錯 然而 仍有些前賢或會失了修辦之方針 亂了道的宗旨 也許是上天故意令其迷糊 以考考眾修子之智慧 看看是認人修 還是認理修 所謂一人升降萬人墜 能有如此大影嚮力者 當然不是一個普通道親壇主 乃是領導一方之前賢也 若遇到前賢不幸走錯 應苦心勸諫 曉之大義 動之以真情 莫一味唯唯諾諾 要知成全你的人 就是考倒你之人 修道一要認理歸真 莫謂前賢的說話 一定是對的 應視乎合理合道與否 否則盲目遵從 只有陷前賢於不義 亦令自己偏離正道而不能超生了死 如修道不真 辦道不真 私心用事 即使所領之天命是真 也會被暗中調回 所以唯有認理才金線 故自身之道真理真 天命方真

 

然而修道必經過考試也 所謂真道真考見真心 本道自民國廿八年開始 進入秋收之期 故禮囑詞上有云 大千收束二八年 現值三元大會 修真道必經真考 上天降考 以驗真中之真 而真道真考 正所謂考取人之真心也 縱然是一代明師 亦難倖免 就以恩師當年一首鎮壇詞 已顯出了師尊師母受考的情況 這首訓詞是於民國三十七年 八月十五日 師尊奔天一周年 潘華齡老前人 恭請老師臨壇結緣時 老師降壇所述 

是明是昧 是昏是瞶 明昧昏瞶 致使瓦全玉盡碎

是醒是醉 是血是淚 醒醉血淚 半夜請君細體味

是暉是輝 或者是慧 暉輝同慧 此題誰能答得對

是婚是配 是功是罪 婚配功罪 成了十幾年的勞累 

 

明是明察 昧是迷昧 昏是心暗 瞶是盲目

 

 

當時老前人及一班前輩 看到了這首詞 想到當日師尊師母受考的情況 亦不禁黯然下淚 

 

道中有三場大考 第一場考是借師尊師母之結合為夫婦 以考一班修道人 識時應機 還是執相也 其實師尊師母之結合 乃上天皇中之安排 老祖師為媒 此乃天作之 師尊師母只是名份上之夫妻 非真夫妻也 師母為了這場考 三日不食飯 只是以淚洗面 不知痛哭了多少遍 最後 老祖師問師母 個人之聲譽重要 還是眾生之慧命重要 個人之聲譽重要 還是大道的普傳重要 因為大道要由家庭內推闡 愚夫愚婦可以修道 夫婦可以同修 由夫婦一倫推展至父子 兄弟 朋友 君臣 大道自然可以普及 此乃一時一機 一時一運 惟是有很多修子 仍是執相 以為師尊師母之結合乃私愛 故而加以毀謗 羞辱 更對師尊師母群起攻之 師尊師母唯有忍辱吞聲 默然承受  

 

第二場考是師尊殯天 天命轉移 日月換肩 師尊於民國三十六殯天 繼由師母接續道統 辦理末後一著之收圓大事 黃河缺堤碑文上亦有提示 云及三六中秋夜 人雖圓寂道猶存 子系太陰續承接 立己立人天命擔 又云 中開慧明接金線 絲毫不錯天然盤 然而 有很多人不明天意 不認真理 故修人情者墜 認真理者提昇 不班跟隨師兄者 盡修人情而斷金線

 

第三場考是自從師母奔天以後 直到末劫來臨 在這期間 會面臨種種無情的智慧考驗 以考驗修子之道心 愿力 勇毅 恒心 仁德心 正是連環圈裡套連環 上至前賢 下至道親 只要是有心修辦的 都要面臨一場又一場的考驗 無一倖免 除此之外 還有假祖師 假師尊 假師母 甚至假老中亦會出現 所以 必須把金線認準 怕將來真的祖師隱了 假的出來亂了金線 到時 若抓不住道的根源 盲修一番 金線一斷落深淵

 

這一場是由七十二個假彌勒 三十六個假弓長 真假一齊現 憑各人之緣份 個人之智慧根基 必須勿貪勿妄 不嗔不疑 不驕不恃 始終如一 真修實煉 認明金線 千萬不可亂接金線 亂串佛堂 老祖師說 金線一斷再接難 

 

希望大家要小心謹慎 切勿大意疏忽 否則午時成道巳時墜 功虧一簣 那就前功盡棄了 在這末法時運 萬教齊發 各教道務 是非之弘展 各說自己是真 他人是假 自己有天命 他人無天命 於是道盤混亂不清 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 魚目混珠 致使一般修道者 無所適從 真假莫辨而有所疑惑 本來道是沒有真假的 只是人修持有偏 故有真假 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來 時間就是可以考驗一切 修道人須時把握著澄明的心智 否則 一念昏昧 便會墜入魔圈


在這日月無光之時 唯有認理才能歸真 才能辨出真假 才能建真功實德 才能了愿還鄉 認理就是黑夜的明燈 返回理天的指路標必須認理誠修 方能疑惑不生 方能不受外相所擾亂
  一切的邪法 逐漸出現 都在亂道盤 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否則 一失足成千古恨 悔之晚矣 現時天時急到極點 我們各人要時時刻刻的反省 忏悔改過 戰戰兢兢 千萬不可東奔西跑 認明金線 始終如一 誠心虔修 以待光明來臨 

 

要知三十六假弓長 七十二假祖師已紛紛出籠 各各設下了誘人之諂阱 引人上釣有自稱是祖師者 或宣稱他掌封神大權 將來第三次封神 都是他封的 有自稱天真祖者 妄言奉命開科選取三千六百聖位 四萬八千賢位 有自稱幼師幼母者有自謂師尊師母倒裝臨凡者有自稱是第十九代明師者 有自稱為龍華會者 負責辦收圓 有言是老中轉凡者 必須修靜功 打通身上之輪者 正是臭皮囊上枉用功 靈性無得半點功 凡於心性外修持者 皆非正法 或言三寶已被公開 已經失效 必須皈依他 重新點道 方能返理天者 種種不一 真是光怪陸離 可憐一些迷罔無知之修子 紛紛入殼 誤入歧途而不自知 甚者沾沾自喜

 

究其原因 彼等死心塔地追隨假祖師 崇拜假師尊 假老中者 都是不能認理誠修 貪圖方便快捷 修人情道 沙盤道 天機道 術流動靜道 皆因不明修道之宗旨義真理一知半解 以致造成邪信 盲信 愚信 迷信 一味妄想受祖師之庇蔭 希望將來能沾到便宜

 

此外各教為了吸收信徒 對天道亦大肆評擊 說修天道不能解脫 說天道是邪教 妖言惑眾 盜用各教經典 斷章取義 遭政府取諦 不敢公開明辦 諸如此類 種種毀謗 令到一些修道子 對道產生疑惑 因而退道

 

自古道高毀來 德修謗興 所以有道必有魔 無魔道不成 這是一定的道理 所以上天借人借事來考驗 這樣才能分辨出邪正真偽 上天降考 乃考驗志 亦促成其愿也 所以佛緣深厚之人 上天考之 若非是有志之士 豈能成就上天之考驗呢 如當初釋迦佛在佛教時 婆羅門教把佛教當成邪教 耶穌在傳基督教時 也被認為是邪教 最後被釘在十字架上而犧牲性命才得到印證 最後佛教 基督教成為世扴五大宗教之一 因道是暗傳 是隱的 是本也 有天命明師接續道統 一旦明師交回天 就變成教

 

教是一般教化 是明傳 是顯的 是末也 人必須尋根究源 俗語說 飲水思源 要知木有本 水有源 不能犯了捨本逐末的病 天道為根為本 五教為枝葉為末 本固枝葉才能欣欣向榮 枝葉茂盛 方能顯出根本之堅固 故本不離末 末不離本 尤如道不離教 教不離道 道與教合一 本末合一 才能達到至善境地

 

故道與教切不可互相排斥 應相輔相成 現時術流動靜多得很 若沒有磨練過的 我們都不曉得是正邪 當然 並非所有的術流動靜的法門都不好 也有勸人為善的 只是始終不是究竟解脫法門 遇著好的對身心還可以有些好處 但如果遇到邪的 心念把持不住 很容易就會離道漸遠 而走入邪道了

 

修道最重要就守住五倫八德 所謂人道盡時天道近 不可今著於神通顯化 到處亂接靈駕 以求通靈 這不是正法 那是左道旁門 現在不是通靈的時機 修心修得好了 將來自然六具足 不求神通自然具足一切神通 現在若妄求通靈 反會使你的心靈更不清靜 通靈的人以後會很多 若內心仍攀這個緣 便很容易被攝引去 去久了 一個道念不堅 就會棄道罷修 而轉修術流動靜之旁門 如此則天盤自然會勾出 對於離開了道場之道親 我們亦不要放棄 所謂聖人無棄人 佛不捨眾生 能勸的盡量去勸 能化的盡量去化 希望機緣成熟 他能夠再回心向道 相信只要他能真誠忏悔 改過自新 上天依然會接受他的

 

但若邪道去久了 心靈完全被邪法侵佔 就無法挽回了 你想拉他回來也沒辦法 只好聽其自然了 碰到這種不修不辦 或離道的道親 我們也應該以理相待 總希望他有回頭之一天

 

總而言之 以往理不清 誤入旁門而捨離真道者 必須真心忏悔 痛改前非 落地重修 重接金線 而於個人修持方面 對道未能真修 只是修人情道 是非道 表面道 名相道 飲食道 亦必須真誠悔過 方能金線不斷

 

要知修道修心 離心無道可修 離心無佛可證 自古以來 修道者眾多 而成仙證佛稀少 是何緣故 皆因未逢真道而功行不精也 或雖遇真道 但未能認理誠修也 昔日之修行者每屬苦修苦煉 拋家拾業 斬斷情慾 自修自悟 或千里訪明師 或萬里求口訣 艱苦備嘗 必待功德俱足 至誠感格上蒼 暗差仙佛 方能遂其修道之志 

 

現今白陽應運 大開普渡之門 彌勒大願 廣被三曹 拯挽殘靈 大辦收圓 令有緣佛子 皆登天梯 實一大事因緣 俗云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今日白陽天道弟子 正應了這句說話 實乃三生有幸 趕上佳緣也

 

可惜一般淺根者 不識天道寶貴 為得之容易 遂不知珍惜 只見外在形相 而不深究其中內涵 求道後開始時 雖能在佛壇誠心學道 但經過一段時日後 只是一知半解 便以為修道不過如此而已 從此不再進道 起心務外 追求於術流動靜之法門 離道日遠 終至沉迷不返 有者受不住諸般考煉 日久意懶心灰 無形中自然淘汰於道外

 

修道原在於真功實善 不在於外表虛名 而在於腳踏實地 不在於浮誇清談 而在於心領神會 故形相外在 並非真修者所應執著的 一切有為法 如幻泡影 實非究竟解脫之道 

 

上乘無為妙道 不假外求而在於能迴光反照 離妄顯真 多多觀省自心顯隱之變化 以存理遏慾 改過以就中 去濁以皈清 多能忏悔改過 德性自然日進於高明 切忌一暴十寒 應循序漸進 精益求精 有云 行遠必自邇 登高必自卑 實乃修道至貴之箴言也 若妄想一步登天 必然失敗

 

功德為成聖成賢之要件 故云 天上無沒功德之神 人間無不忠孝之聖 古今聖賢皆以利人立德為事 德立則冤孽可消 業債不清 必招魔考 故曰 苟無至德 至道不凝焉 修道之人 豈可只求獨善其身 而不兼善天下 故三施勤行 積沙成塔 何患功德之不圓滿 

 

火候是養性之主要功夫 倘若品格佳 功德多 然而缺欠火候 則遇事易於半途而廢 因火候不足 定力亦必不足 往往經不起考驗 例如 受人毀謗 即生嗔心 受名利引誘 即生貪心 受色相迷惑 即生慾心 受凡業纏煩 即生怠心 受逆境加臨 即生怨心 歷種種境 即生種種心 真心不能自主 漸漸為境所牽引而偏離正道 竟至前功盡棄 實為可嘆

今大道降傳火宅 庶民個個可聞至道 實乃天大良機 必須金線認準 抱道奉行 貫澈始終 上能返本還源 超生了死 無論往昔或現今之修道人 成功或失敗 其理並無二致果能誠恒不變其道志 任勞任怨 考魔不退 真參實証 則不難道成天上 名芳萬世

 

若是假道求名 徒混度日 遇事生變 修持不真 稍歷天考人驗 便生退悔之心 結果遺恨千古 輪迴難脫也

 

故修道若無實在之成績 豈有果位之文憑 修子當在平時修持認真 力求進步 務必使各科平均發展 樣樣及格 否則易入偏邪 乃至自誤誤人也

 

品格乃修士之首要功程 天道無無形象 以人顯象 修道者若人格高尚 必獲大眾之尊敬與認同 修士應知己身即道之代表 個人之善惡行為 會直間接影嚮道之形象 若每個人皆能改毛病 去脾氣 謙恭和藹 低心下氣 孝順父母 忠愛國家 友愛兄弟 和睦鄉鄰 信義朋友 貧而無諂 富而無驕 培養出高尚之人格情操 必使人人敬佩而引為模範 則度人勸世定獲如意

 

今生既能遇真道 逢天命明師 必須金線認準 抱道奉行 莫再疑惑不前 所謂疑為障道之根 必須抱定宗旨 穩固信念 方能於道程上 不停上進 否則 一再疑惑 必至中途退志 空負今生得道之大好機緣

 

最後以仙佛慈悲的一首訓詞同大家互勉

應時應機應運 金線降經塵

三曹齊渡原人 明本復修真

良心佛心道心 同源本不分

修持成聖犧牲 握機把理尋

 

boktakhongkong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